楚辞

关于初吻是怎么没的

#柳州柳#
难得有个中午教室是很安分的,蔚子寒柴漠北下楼打球了,陈衡恪吃了饭就回了家,林海城吃完饭也不知道去哪er浪了。现在这个时间教室里就有唐钰声和程文清还在【假装】努力的肝作业。
他俩面对面错开坐着,话题已经从伽利略是那个国家的来着扯到了Gay里gay气这事er了别问我是怎么扯的。
“所以说你是不反同了?”程文清低着头抄着语文问。
“没什么可反的吧亲同性而已。”
“你你你不介意亲男的啊??”
“不介意啊。”唐钰声继续写着数学,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对面的程文清放下了笔正看着他,数学课代表抬起头,“……咋了?”
程文清看着他不说话,唐钰声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化学课代表把脑袋凑了过来眼睛依然没离开他。
“……你想干啥。”
“反正你也不介意啊。”
“……操你来真的?!”数学课课代表一脸不可思议,半晌之后他感觉对方不像是在开玩笑,在瞥了一眼门口确认门关着教室里没人之后唐钰声深吸了一口气也凑了上去。
程文清脑内几乎快要被操这人嘴真软刷屏了,开始不满光是贴着嘴啥也不干的化学课代表有点不安分的伸出了舌尖轻舔了舔对方的唇,对面的数学课代表蹭的一下就红了脸迅速退开,唐钰声捂着嘴难得睁大了眼睛,“过过过分了啊你!!”
程文清笑出声。
@五百万玫瑰

乱炖日常

内天中午大概唐钰声没睡觉,下午来了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
“诶唐gay!!”程文清叫了他三声er那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数学课代表才有了点反应,唐钰声动了动身子抬起头来看向他,他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或者睁开了我们没看见】,停顿了两三秒之后才发出一个软趴趴的单音节,“……嗯……?”
程文清顿时感觉自己硬了。

——今天上午的化学课上,白春仙看到唐钰声的滚动迁移很破烂,“这咋了你的怎么这么烂呢?”
唐钰声不说话。
程文清旁边笑。
白春仙:“是不是程文清闹的?我看他在那儿一直笑。”
“不是我闹得呀老师。”
白春仙没管,走了。
后排的楚辞奇怪地看着唐钰声的脸居然红了???

温禹棠在晚上大课间的时候悄悄拿了程文清的诺基亚,看见今天中午来自一个名叫“好屁股数学课代表”的联系人发来的短信:
“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桌子上就搞!!!东西都不收拾我呢滚动迁移就在那放着我让你去床上去床上几把非要在这儿搞什么情趣????滚动迁移都折烂了韩碧成!!!!”
@五百万玫瑰